亿万先生先

以记者之名行贿赂之实“有偿新闻”为何屡屡?

发布人: 亿万先生先 来源: 亿万先生先官网 发布时间: 2020-08-09 17:52

  2012年到2013年间,中国经济时报河南记者站副郗永丰利用记者身份,打着新闻工作监督的旗号,以企业负面新闻为手段,向中国移动南阳分公司、兰考县南漳镇、潢川县教育局等地方企业和部门进行和,谋取个人利益。2014年,郗永丰以贪污罪、受贿罪、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同时,国家新闻出版给予中国经济时撤销河南记者站的行政处罚。

  经中央纪工委、河南省纪委、国家新闻出版联合调查,中国经济时记者郗永丰自2010年10月担任该报河南记者站副(主持工作)以来,借助记者站工作条件和记者身份,与该报记者李国鹏、原记者耿付安、事业发展中心主任乔国栋、河南记者站工作人员刘云涛等人,多次利用新闻采访报道活动谋取不正当利益。

  2011年春,郗永丰、刘云涛采访河南兰考县某企业涉嫌污染等问题。郗永丰收受了该企业5000元现金并与刘云涛各分得2500元。此后,郗永丰未对该企业进行公开报道。2011年年底,郗永丰、刘云涛先后两次到河南省潢川县采访该县教育局涉嫌违规建楼和该县某镇干部涉嫌违规建房及打人事件,并由刘云涛撰写新闻发给该县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潢川县有关部门先后给了郗永丰1.8万元现金,郗永丰、刘云涛各分得9000元,未对潢川县涉嫌违规的问题进行公开报道。

  2011年夏,李国鹏采访河南省某房地产公司涉嫌违规问题。郗永丰受人请托,通过耿付安和乔国栋出面协调李国鹏停止“”该企业。事后,郗永丰收受该企业现金3万元。自2011年至2013年,郗永丰两次受某银行委托,通过乔国栋出面分别游说李国鹏及某新闻单位记者停止该银行负面消息。事后,郗永丰收受该银行9万元现金,其中他分得2.5万元。

  2012年春,郗永丰、刘云涛利用采访河南南阳移动公司之机,向该公司负责人发去该公司涉嫌话费虚高的,该公司支付5.8万元在《中国经济时报》刊发标题为《以人为本筑和谐 凝心聚力促发展——南阳移动文明建设巡礼》的报道。事后,郗永丰将钱占为己有。

  2013年9月13日经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同年9月14日由郑州市建设执行。中原区检察院郗永丰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介绍贿赂罪。

  2014年3月,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一审判处郗永丰有期徒刑七年。中国经济时河南记者站被撤销。《中国经济时报》发文深刻致歉,表示愿意整改工作并接受社会监督。

  “有偿新闻”就是新闻媒介机构凭借自身话语权优势,不顾职业操守,只有在采访对象提供一定费用或好处后,才对正面信息进行报道,或对负面信息不予报道的违法行为。虽然是明令的违法行为,但是仍有许多、记者铤而走险,利用职业优势为自己谋取。2013年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收受3万元报道假新闻被长沙警方跨省刑事引起新闻界地震般的反响,社会哗然一片。2014年,《中国经济时报》河南记者站副郗永丰因利用记者身份,公然向当地企业、部门,这一系列的“有偿新闻”的行为,挑战了价值底线,严重了地方经济秩序,同时,媒介赖以的公信力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新闻作为一种“社会公器”,理应用持有的公共信息资源为服务,合理的行使监督权。在,一些学者将大众看作是现代社会结构中与立法、司法、行政相并立的“第四级”。虽然,在我国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大众传媒不可与其他三全相并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观点点名了大众传媒在现代社会的强大的影响力。“不怕被,只怕被”道出了大众传媒的报道能够形成强大的压力,使有负面行为的企业甚至部门接受的质疑。郗永丰等人,正是利用了大众传媒的影响力,来行之实。有偿新闻,实质就是权钱交易,既是寻租的变异表现,同时也是现象在新闻领域的延伸和操作形式。

  新闻专业主义是一种与任何权威之外的新闻从业,它要求记者客观、、真实的报道新闻,挖掘事实的,服务于全体人民。在中国经济时河南记者站副郗永丰的案件中,郗永丰等人,将个人利益放在了最重要的,利用公共资源为自身谋取,完全身为记者的职业和操守,摒弃了新闻专业主义的,严重损坏了媒介的公信力,而公信力,正是媒介赖以的基础。无论是“有偿新闻”,还是“新闻寻租”,都是影响新闻健康发展的。

  我国的报业正处在向数字和互联网的转型时期,间竞争格局的变革是纸媒面临着巨大的双重压力。在重压下,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许多越来越受到利益的驱动,而置社会责任于不顾。郗永丰曾在接受调查时告诉办案人员,该存在重经济效益、轻社会效益的倾向,把经济指标作为考核用人的重要指标,给记者站下达了创收任务。于是,一些记者为完成指标,铤而走险,了“有偿新闻”之。的压力导致的重经济效益的思想,成为记者职业淡薄的制度性诱因。而河南记者站作为中国经济时派出的采编人员,驻站记者是一个较为特殊的群体。对其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和方法,而地方主管部门对其监管又较为乏力,因而为“有偿新闻”提供了“天生的”,成为“新闻寻租”病毒的培养皿。

  目前,新法律建设较为滞后,在主题、内容、行为等法律界定方面存在较大的空白,信息行为没有统一的规范制约。在新时代信息过载,但是把关人的角色却开始出现缺位等现象。同时,对从业人员的准入制度监管不到位等现象,也使得中的记者队伍鱼龙混杂。郗永丰修改了其洛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毕业证原件,又托人伪造了企业政工师的中级职称证书,最终蒙混过关,轻松的应聘上了中国经济时报河南记者站副的职位,以“国字号”为名,变相。

  前有陈永洲,后有郗永丰,无数的事实我们,记者的自律优于他律。新闻行使的是公共,必须要接受职业的约束和社会的监督。同时,我国是社会,新闻记者在对新闻采集和编辑的过程中必须有新闻意识,保持的头脑,不能越界逾矩。传媒是社会的“瞭望塔”,有着“减震器”的作用,是政令下达和上传的主要渠道,传媒的公共服务性质要求记者需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抵制“有偿新闻”、“新闻寻租”等不良现象。以“铁肩担”为目标,做负责任的记者。

  [1].我国新闻职业面临的困境——《新快报》陈永洲事件透视[J].新闻界.2014年07期

  上一条:深圳最孩当街给残疾乞丐喂饭人——莫让善意一次次被“消费”下一条:东北农村“礼崩乐坏”新闻反转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联系我们

全国免费电话:400-683-1419

关于我们
服务新闻中心
服务动态中心
服务新闻案例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河南 亿万先生先 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