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先

刘斌看华商网新闻五虎将的离开

发布人: 亿万先生先 来源: 亿万先生先官网 发布时间: 2020-08-03 11:39

  几天前,我在华商网的前同事敬江晴也离开了,至此,华商网“新闻五虎将”四剩其一,再也不复当年华商网新闻原创的力量。我的老领导看着华商网新闻原创组的成立和,几次和我提及均不胜惋惜,他说:“你写点东西吧,评价下。”本来我现在的状态是不适合写这些的,因为可能太过混乱,但作为原创组的创始人之一,由我来记录下这个片段也许是合适的。

  2007年的3月,华商网全体上下似乎都在关注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新闻原创组的成立。我已经记不起来它是以怎样的通报形式向全网站发布的,但我仍然清晰地记得我在它发布后的恐惧,那是一种对未来深邃的迷惘,当时,几乎没有人确定这个组的成立能带给华商网什么,也没有任何具体的操作纲领,即使我们的总经理、总编辑郭飞耀先生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只是将它定位于“不再依赖华商报,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原创组成立时候,有四位组员:叶子,我,,刘强。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要不和和平面拼?拼什么?拿什么拼?我想知道答案,但我不可能知道。于是,我们都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杂乱无章。我们甚至面临的问题是一个记者最起码的文字能力,怎样写导语,怎样把一件事情叙述清楚。

  我是幸运的。半个月后,我成功炒作了华商网原创史上第一个轰动的大事——“汉中归蜀”事件,我之所以还记得它,是因为我在这次炒作中,了许多“幼稚”的错误。但毕竟这个事件使得华商网成功走了出来,许多和业界人士开始关注华商网新闻原创组。

  后来,因为人手有限,所以选择了走线,这在当时也确实是唯一的线,梦想依靠新闻通稿支撑起原创平台。于是,我们各自发展对口关系(也就是业内专业术语:跑线),当然,在很长的时间内发展起来的关系都还是寥寥无几。可笑的是,因为我们没有新闻出版总署的记者证,每次进别人的门都是第一题,后来,只好制作了由华商网新闻中心监制的“采访证”,蒙混过关。

  5月份,可能是出于激励的关系,华商网原创组得到了网站领导的第一次表彰,应该是“优秀团队”。“汉中归蜀”事件仍是得这个的主要原因,因此是我上台领的,这份证书一直保存在我那里,直到我今年3月底离开华商网的那一天。

  让华商网原创组成长的一个重要事件是“华商网友徒步探寻长安八水”,它是华商网成立4年多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线下互动活动,创意来的好搭档刘强,策划案是我写的,网站领导和新闻组各个部门给了大力的支持。

  于是,长达一月的“探访长安八水,寻找绿色家园”活动开始了,我和刘强各带一队,整个夏天都奔走在八百亩地的关中平原上。整个活动,跨越陕西、甘肃两省,参加队员多达50余人,专家6人,影响数万网友发帖参与,甚至我们的大旗每到一处,都有朋友送水、欢迎。

  徒步探寻长安八水,奠定了华商网举办线下活动的基础,成为华商网的一个里程碑。经此一役,没有人再怀疑原创组的活动策划和组织能力,也因此,让我的主管领导确定了“活动赢得影响力”的战略目标。8月,又相继开展了“和谐西安摄影比赛暨网友征图比赛”等专题策划,以及由互动组牵头的“陕西最高婚礼”。

  策划大型活动线,让这个时期原创组在华商网异常辉煌,几乎每次网站的员工大会都有原创组获,它表现出的,让所有部门失色。但即使在这样的下,主管领导虽然很欣慰这样的成就,但仍然对原创信心缺失,多次表示不如,仍然无法参与全国重大事件的报道。

  在这样的几个月里,对我来说也是成长期,从一开始,我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记者。那几个月,我其实一直在回答一个问题,我适不适合做一名记者?在华商网做编辑的时候,我的性格,不仅内向而且孤僻,领导为什么选择我,我问过他很多次,可他每次都跟我不同的答案。

  “如果不是你选择我当记者,我可能到现在还会是华商网的一个编辑,一个很烂的编辑。”就在前几天,我在QQ上和他说。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到了2007年的10月,这一个月,陕西发生了一件影响全国的大事:华南虎在陕出现踪迹。而在当时,即使是在的我们,一样无法判断老虎。在南方,以南都为主的南方对虎照真实性进行了严重的,而在陕西,以华商报为阵地的本地全力反击。汗颜的是,从来没有参与过全国重大新闻事件报道的华商网,在当时几乎没有任何参与的想法。

  当时,即使是在运行了7个月后,以线为根本的采写模式仍然继续。渐渐清晰起来的是,一个网络的原创的基本模式应该是:为根本,民生为辅。

  那是一个11月份中旬的中午,西安的天空阳光灿烂,但气候却已经有些微冷了,我正坐在电脑前面,看着华南虎的网友帖子。突然,郭总在几名中干的陪同下急匆匆地来到大办公室,将目光定格于陕西地图,我忽然明白了,他是在寻找镇坪。果然,几分钟后,我被叫到办公室开会,确定了在最短的时间内组建华商“搜虎队” 的想法。

  而在出发前,领导将我们的目标定位为“外围采访”,几乎肯定我们是进不了事件核心的。11月14日,我和“老蔡”两名华商网员工,以及4名网友向镇坪进发了。再后来,就是我们成功了——华商网在连续一月内成为华南虎时间的最核心,华南虎论坛也成为全国华南虎事件一线论坛。

  华南虎事件,几乎宣告了华商网新闻原创组的无所不能,以及这个团队成立时期的明智。在当代的网络,有自己的声音甚至是唯一的出。(但这样的偶然只是发生在华商报在华南虎事件中的判断失误,继而失声的情况下。在华商网领导的潜意识中,仍是将作为第一位的。在报业下属网站,如何摆脱母报的阴影,其实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我在镇坪呆到了半月以后,一天午后突然被紧急召回西安,因此,第二天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竞聘开始了。我凌晨3点坐火车从安康回到西安,早上9点开始考试,同时参加考试的还有9月份离开华商网的敬江晴。事实上,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个栏目的出现很抵制(因为我反对民生线),之所以仓皇应战,是它承诺的高薪待遇(最后也没有实现承诺)。但实际上,民生栏目主持人的落选,使我当时就决定了离开华商网。

  当日晚,新闻中心给我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晚宴,最令我的是,忽忽(李希聪)从蛋糕店专门为我定做的有一只华南虎的生日蛋糕。可能为了平衡我的情绪,领导让我担任原创组组长职务,当过境迁,华商网原创组变更为:我,刘强,敬江晴,小杜,小乔,也就是这5个人,成为华商网5周年庆典时的“新闻五虎将”。

  我同意阿甘的观点,华商网新闻五虎将的推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败笔。我始终认为,从“民生栏目主持人”到“新闻五虎将”,作秀的成分远远大于其实际的含义,但我其实很反感这种作秀,当别人给我说恭喜的时候,我其实并不高兴。华商网新任老总蔡总,将新闻原创定位于民生线,这个观点与我的观点也是极其对立的,又因为稿费的下调,使我了在华商网做新闻的。种种原因的堆积下,在“新闻五虎将”成立1个多月后,我毅然决定离开华商网。

  我离开后,华商网新闻原创组从实质上被。小乔被调到新闻编辑组,负责编辑工作;刘强被调至企划部,负责摄影、摄像及视频制作等。而只有敬江晴和小杜留下了。

  又一月后,我的铁哥们刘强在我们的支持下,也离开了华商网自己开影楼创业。几天前,敬江晴去了网络部做记者,只有小杜一人尚在。于是,一年多后,华商网新闻原创组终于了终结。

  其实,我很明白,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至今,我却还对一些事情看得很不透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有江湖就有离别。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华商网在激荡中的一系列变革,我也许不会离开;也许我没有离开,原创组也许不会走到今天终结的地步。但也许,即使我留下,也一样什么都改变不了。

  汶川大地震,严重波及陕西,而华商网新闻原创组却一事无成,这让我极了,同时,这也宣告了它继续存活下去的意义。但华商网在新闻原创领域的这一探索,无疑是成功的,也是地方门户网媒在内容上寻求突破的一个典型案例。

  它的失败,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网络在成长中的困惑。中国网媒的15年,依然处于幼儿期,它的盈利模式和内容建设方向都是不确定的,也因此,每一位人士都在努力寻找突破口,但也是这种不确定性,也极大地了它的长期发展规划。(目前盈利模式比较明晰的是网易等游戏公司;及阿里巴巴等电子商务网)

  华商网新闻原创组,成立之始它的目标性就是不明确的,相当于一个失败的策划案,有了开头却不知道怎样才是结尾。就品牌打造而言,华商网在新闻原创组的建设上,将5名记者进行包装,这样的推介方式其实常先进的尝试,但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记者自身的能力;第二,网站给记者提供的舞台,缺一不可。跳出我个人的局限性,华商网在新闻五虎将成立后,确实没有相应的配套激励机制,即使原有的新闻发展模式也被打破,转而打造“民生新闻”,这个尝试到现在看来常失败的。

  阿甘说,人员流失后如何保持品牌是最重要的。我不这样认为,一个人就是一个品牌,尤其在一个企业的创业期,人才比品牌更重要。

  我很乱,的说这么多吧,以上的这些文字,只是记录而非评论,待我的恢复了以后,再谈论这些问题。有什么不恰当的,请朋友们给我提出来,特别是华商网的同事们。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联系我们

全国免费电话:400-683-1419

关于我们
服务新闻中心
服务动态中心
服务新闻案例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河南 亿万先生先 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网站地图